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荟萃十大 >你猜得到这个哲学案例想测验什幺吗?

你猜得到这个哲学案例想测验什幺吗?

2020-06-18918观看

你猜得到这个哲学案例想测验什幺吗?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让我说明一下我们接下来要干嘛。我会介绍两个哲学案例,它们都包括一个情境和一个问题:描述完情境之后,问你你认为情境里的人应该要怎幺做。然而,这并不是为了要测验你能不能答出标準答案——在这些哲学讨论的脉络里,即便有标準答案,它的意义也很有限。真正的测验在于,你看了那些情境和问题之后,能不能猜到它们的「设计目的」。也就是说,你能不能光靠观察哲学案例的细节和问题内容,就猜到哲学家为什幺要把它们设计成这样?

让我们从简单的开始:

电车案例

失控的电车疾驶而来。在原来预定直行的轨道上,有五个人被绑着,他们注定来不及闪避。另外一条分支的轨道上,有一个人被绑着。你无法阻止电车,不过你可以推动摇桿,让电车转往另一分支的轨道。若你这样做,分支轨道上的一个人会牺牲,主要轨道上的五个人会活下来。

问题:你该推摇桿吗?

照理来说,我应该要把下面这段字反白,不过我想上面这题应该不难猜:

如果你读过相关文献,一定可以答出更有深度的分析。不过至少就初步来说,这应该算是合理的答案:这个题目要测试的一个重要项目,是人是否倾向于做出符合效益原则的选择——牺牲一个人救五个人,你干不干?

用思想实验(thought experiment,精心设计的假想情况)来协助人釐清躲在自己的判断背后的那些原则和概念,是哲学家的强项。原则上哲学家设计这些假想情况的手法,跟科学家很类似,让我们粗糙地比较一下:

科学:东西要烧起来,必须藉助空气吗?我们把空气抽掉再压压看打火机,搞不好就知道了。哲学:说谎之所以是道德上错误的,是因为说谎带来的不好后果吗?我们来假想一个只会带来好后果的谎话,看大家是否依然会认为那个谎话是道德错误,搞不好就知道了。

如是,若你看到科学家弄了一个真空装置,用机械手臂在里面试图点火,其中一个合理的推测应该是「他在测试有没有办法在真空中产生燃烧反应」。同样地,哲学家跟你描述一个预期的结果很不错的谎话,你也可以合理怀疑他是否正在好奇谎言的错误是不是仅仅来自于后果。

当然,不管是科学家还是哲学家,即便说了「搞不好就知道了」,事情通常也不会真的很顺利。基于一些严谨的追求,科学实验可以被挑毛病,哲学思想实验当然也可以。我上个月写了两篇文章,介绍了哲学家设计和操作思想实验的一些眉角,对这方面有兴趣的人可以参考看看:

〈思想实验与《维根斯坦的甲虫》〉〈道德争议其实是哲学家製造的麻烦?〉

总之,就像科学家会改变实验条件来测试假说,哲学家也会对思想实验做一样的事情。有些思想实验的目的比较明显,例如前面那个电车案例。但有些实验却不是这样,甚至会让人怀疑它可能是脑筋急转弯。

注意喔,真正困难的题目要来了。

迴转轨道案例

失控的电车疾驶而来。在原来预定直行的轨道上,有五个人被绑着,他们注定来不及闪避。另外一条分支的轨道上,有一个大块头被绑着。你无法阻止电车,不过你可以推动摇桿,让电车转往分支的轨道。然而,这次有个比较複杂的地方:虽然你可以推一下摇桿让失速的电车转向,但这台电车速度太快,它会跳过右边的大块头,迴转之后依然撞上左边的人。要让电车撞上大块头并停下来,你必须推两次摇桿,如此一来大块头会牺牲,但左边的五个人会活下来。

问题:你该推摇桿吗?推几次?

在这个情境里,推一下摇桿能让失速的电车右转,但电车速度太快,会跳过右边的大块头,并迴转回来。要让电车撞上大块头并停下来,你必须推两次摇桿,如此一来大块头会牺牲,但左边的五个人会活下来。图片来源:《你该杀死那个胖子吗?》爱德蒙兹╱漫游者出版

怎幺样,你猜得出这个案例是要用来测试什幺的吗?

劈头面对这个案例,或许你很 nice 愿意认真考虑自己到底该怎幺做,不过我想,更可能出现的反应应该是:

「那个迴转轨道是哪招?推两下又是杀小?这个问题是在搞笑吗?」

不过,「哲学家设计这个案例,是用来搞笑╱找麻烦的」当然不会是好答案。你可以对照一下前一节的「电车案例」,比较两个案例的不同,然后想想这些不同为什幺要出现。等你放弃之后,就可以继续往下看了。

为什幺哲学家会设计出「迴转轨道」这种乍看之下很奇怪的案例?真要仔细探究,不同哲学家或许可以看出该案例能够用来讨论的不同要点。以下跟大家说明一个比较常见的「用法」。

让我们先从较显而易见的地方开始对照。首先,「电车案例」跟「迴转轨道」的相同之处,在于各种选项死亡的人数:

电车
什幺都不做:死五个人
推摇桿:死一个人

迴转轨道
什幺都不做╱推一下摇桿:死五个人
推两下摇桿:死一个人

从这里可以看出,「迴转轨道」的主要关怀并不是效益主义直觉,而是其他东西。什幺东西呢?仔细看,会发现「迴转轨道」有一个特色:

若你推两次摇桿,几乎代表你意图大块头的死亡。

为什幺可以这样说呢?很简单,因为在「迴转轨道」案例里,当你推两次摇桿,通常代表你打算藉由大块头的肉体来挡住电车:在这个情况下,大块头的牺牲,是拯救五条人命的必要条件。

反过来说,同样的特色在「电车案例」里并没有出现:要拯救直行轨道上的五个人,分支轨道上的人并不是非牺牲不可。在「电车案例」里,即便一个正常人选择推动摇桿,他依然很可能在心里祈求那个躺在分支轨道上的人能及时挣脱绳索,带来皆大欢喜的后果(当然,在这个讨论脉络里,设计实验的哲学家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简单地说,在「电车案例」里,你可以在选择救五个人的时候,不意图落单者的死亡,但是在「迴转轨道」里,却很难这样做。你可以说,原版的「电车案例」并不打算讨论意图,或许,不过相关意图的存在,有时候确实会成为判断重点。例如有些天主教会不允许堕胎,但可以接受怀孕妇女进行救命所需但一定会使得胎儿死亡的恶性肿瘤切除手术,在这种情况下,教会给出的道德判断或许就是:

面对从「电车案例」到「迴转案例」的改版,我们可以发现电车系列思想实验的弹性:藉由选对自己要改变的「实验条件」,你可以很容易做出其他改版,用来讨论你想要讨论的问题。在哲学上,这些改版很容易理解,因为电车情境大家都熟悉。我相信这也是电车问题历久弥新的一个原因。

这篇文章介绍的「迴转轨道」案例,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哲学家汤姆森(Judith Thomson)。在《你该杀死那个胖子吗?》这本书里,牛津大学的哲学家爱德蒙兹(David Edmonds)不但对这个例子做了清楚的说明,也顺便介绍了其他九个有趣的电车案例改版。

如果这篇文章的讨论成功让你开始觉得理解哲学家设计问题的初衷是一件还算有趣的事情,那你应该会喜欢《你该杀死那个胖子吗?》,这本书可以算是简单的电车问题史,爱德蒙兹介绍了各种改版,描绘当初想出这些改版的哲学家为什幺要如此设计,并且,也说明了电车系列案例在当代哲学讨论中和其他议题或哲学方法的关係,例如实验哲学和脑神经科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最新文章